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嵌入式无线工程师

My life of programming

 
 
 

日志

 
 

信任不是谁都配得上的  

2015-04-24 00:03:54|  分类: Hear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夏之交的南方,天气变化无常,心绪也变得不安份。
成都的四月是一年当中最好的时节,
以往我都会约上几个朋友或独自一人到山里去逃避城市的喧闹,
现在却刻意安排一段出差,到北方呆了一个礼拜,每天躲在酒店里办公。
一如既往的,每每出差到达另外的城市总会给父亲母亲电话,
“世界再大不过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无非血缘关系与金钱关系,
可遇而不可求的是朋友。
从我有了“我”的意识以来,似乎从未跟父亲母亲谈过“我”,
也许是灵魂太孤单,也许是身心疲惫,也许是不敢去相信身边的人,也许是因为三十而立,
近些年跟父亲的沟通多了起来,对母亲的了解也多了许多,
原来,一直以来我对父亲母亲是如此的熟悉而陌生!
回到蓉城,接来父亲母亲带他们去了一直惦记着想去的西昌,
沿途感受与重庆丘陵地域、巴国文化完全不同的东西,
大凉山的高山、植被、海子、气候、彝族的风情,,,
原来,在家人面前我才能做真正的自己。
暗暗决定,每年春天、秋天带父亲母亲感受中国的地大物博,体会这颗蓝色星球的异域风情。
两天前把父亲母亲送到车站时,我没有下车去送,躲在车里透过倒车镜望着父亲母亲越来越小的身影,我甚至没能将头伸出车窗告别,,,,,,因为,我的眼眶湿了,,,
我很清楚的记得,上大学时,每次父亲母亲提着笨重的行李送我挤上车,车动了,总能透过车窗看到母亲用纸巾擦拭眼眶,父亲呆在送我上车的位置望着车开动的方向一动不动,,,

今天下午不想呆在办公室,习惯性的溜进楼下电影院,偶然的看了李玉导的《万物生长》,
很久没有让我眼眶满满的电影了,于是,回到办公室将李玉以往导的电影都找出来看一遍,
以前看不懂,现在似乎懂了,,,
这个世界真的是我们看到的这个样子吗?
这个世界真的是前辈告诉过的样子吗?
这个世界真的是我们想象中的样子吗?
我是什么?
如果某一天我突然失忆,忘记了所有东西,那么这个人还是我吗?
如果某一天我的记忆被另一个人的记忆覆盖,那么我还是我吗?
如果某一天我的身体除了大脑以外都被换成机器和电子,那么这个还是我吗?
如果某一天我的记忆被提取复制粘贴到另一个人的大脑里,那么这个人是谁?

原来,我之所以是我是因为我的记忆,携带着世代遗传基因信息的我在我生命的每时每刻都在从环境获取信息,并有意或无意的记忆下来,这些记忆因子通过神经元的碰撞产生个性化的我的意识,当中绝大多数意识属于潜意识被埋在脑海深处,很少部分意识由于外界环境的影响而激活成为可以表述、触摸、感觉的显意识。

亲情、爱情、友情,这些能够让我愉悦的感觉,是我在与亲人、爱人、朋友相处时的环境信息激活我大脑内的记忆因子,进而碰撞产生可以触摸的显意识,这样的意识通常来讲是令人愉悦、令人有安全感、令人忘记孤独的,除非我的记忆因子里对亲人、爱人、朋友的记忆信息大多数是不愉悦的。

人活得愉悦或悲痛均缘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好与坏,无非就是“信任”二字。
信任不是谁都配得上的,
我对父亲母亲的信任是无可厚非的,父亲母亲对我的信任也是一如既往的,
信任并不是缘于信息对称,
信任并不是缘于交易与赌注,
信任并不是缘于责任与道德,
信任并不是缘于荷尔蒙的本能,
... ...
信任,应该是与生俱来的善良的人性。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